马龙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指导性案例

2017-12-29 16:43:26 来源: 本站

原告梁某某与被告杨某某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案 马龙县人民法院 高云东 关键词:大型烈性饲养动物致人损害 侵权赔偿责任 裁判要点:藏獒是众所周知的大型、烈性饲养动物,在饲养动物重点管理区属禁止饲养的动物,但在一般管理区则可以饲养;藏獒致人损害,饲养人没有违反管理规定,对藏獒采取了安全措施,其侵权责任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确定,受害人具有重大过失的,可以适当减轻饲养人的侵权责任。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七十八条 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梁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杨某某赔偿原告梁某某医疗费1720元、误工费10854元(90天×120.60元/天)、护理费3015元(25天×120.60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500元(25天×100元/天)、营养费1250元(25天×50元/天)、交通费1000元,合计2006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杨某某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梁某某从2017年3月25日开始受雇于被告杨某某,在其景和苑山庄餐馆做服务员。2017年6月3日早上9时左右,原告在去被告杨某某家院子取拖把准备拖地的过程中,被被告家放养的藏獒撕咬,原告在逃命的过程中又被藏獒撕咬摔倒,藏獒继续撕咬原告全身,原告呼救后才被同事救下。原告受伤后被送到马龙县人民医院治疗,经诊断为:(1)右侧桡骨远端并尺骨茎突骨折;(2)犬咬伤;(3)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裂伤。住院25天后,病情有所好转,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时医嘱:(1)继续予石膏固定6周,根据复查情况决定拆除石膏托时间及指导功能锻炼;(2)注意休息,3月内避免患肢负重;(3)出院后1、2、3、6、12月返院复查;(4)若疼痛加重,及时返院复查。原告被犬咬伤后,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并造成了大量的物质损失,而被告杨某某在事发后只支付了前期的医疗费4000元,后期医疗费及其余各项开支均由原告自行支付。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法院依法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杨某某辩称,2017年6月3日早晨8点55分,我像往常一样召集员工开例会,在开会时发现被答辩人梁某某衣着不整,遂让其回宿舍整理。9点10分左右,我听员工说原告梁某某被我饲养的藏獒咬伤,我和员工立即将原告梁某某送到马龙县人民医院治疗。在事发之前,原告梁某某已在马龙县景和苑饮食文化有限公司的餐厅工作两个多月,对餐厅后面果园的养狗情况是明知的,而且通往果园的门上有锁,还贴了安全警示牌;原告梁某某的工作职责是端茶倒水、打扫卫生,但其违反安全管理规定,擅自进入果园摘油桃被狗咬,本身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而答辩人已经尽到了安全管理义务,故请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梁某某的诉讼请求。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马龙县景和苑饮食文化有限公司位于马龙县通泉街道大湾河,被告杨某某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原告梁某某于2017年3月25日到该公司所属的景和苑山庄工作。在景和苑山庄的后面有一个桃园,桃园四周都有围墙。为看护桃园,被告杨某某在桃园内饲养了一条藏獒。藏獒白天由专人负责关在桃园内的狗圈里,晚上则从狗圈里放出来看守桃园,第二天早上上班之后再由专人负责关进狗圈。为防止非管理人员进入桃园,被告杨某某在桃园门上贴了“内有恶犬,闲人请勿靠近,家长请看好自己的孩子(后果自负)”的警示牌。原告梁某某对桃园内养有藏獒完全知晓。2017年6月3日早上9时许,原告梁某某未经管理人员同意,从桃园门旁边的墙上拿钥匙打开桃园门进入桃园,被尚未关进狗圈的藏獒撕咬受伤。原告梁某某受伤后被杨某某的家人立即送到马龙县人民医院和马龙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治疗。在马龙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告梁某某注射了狂犬病疫苗,费用1765.00元由被告杨某某的家人支付;在马龙县人民医院,原告梁某某住院治疗24天,诊断为:(1)右侧桡骨远端并尺骨茎突骨折;(2)犬咬伤;(3)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裂伤。开支门诊医疗费284.80元,住院医疗费5713.41元。被告杨某某的家人支付了上述门诊医疗费284.80元,并预付住院医疗费4000.00元;在原告梁某某住院期间,被告杨某某的家人及其聘请的医院护工护理了原告梁某某15天,并承担了原告梁某某此期间的伙食费用。2017年6月27日原告梁某某出院时医嘱:(1)继续予石膏固定6周,根据复查情况决定拆除石膏托时间及指导功能锻炼;(2)注意休息,3月内避免患肢负重;(3)出院后1、2、3、6、12月返院复查;(4)若有疼痛加重,及时返院复查。 另查明:1、原告梁某某称被告杨某某的家人及其聘请的医院护工停止护理后,其由其男朋友护理,护理费应当按120.60元/天计算,对此,原告梁某某没有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2、原告梁某某称其进行了第七次狂犬病疫苗注射,支付注射费用75元,但没有提交证据予以证明;3、原告梁某某受伤前一个月(2017年5月份)的月工资为1500.00元。 综合以上事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参照《2017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计算标准》,并结合原告梁某某提出的诉讼请求,本院对原告梁某某因本案造成的损失认定如下: 1、医疗费: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交的有效医疗费票据计算,总计为7763.21元(狂犬病疫苗注射费用1765.00元+门诊医疗费284.80元+住院医疗费5713.41元)。2、误工费:依法应按照受害人的实际误工日期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日期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原告梁某某受伤住院24天,出院时医嘱继续给予石膏固定6周,3个月内避免患肢负重,故原告梁某某主张误工日期为90天(3个月),本院予以支持,但误工费标准只能按其受伤前的月工资1500.00元计算,故误工费为:1500.00元/月×3个月 =4500.00元。3、护理费:依法应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期限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原告梁某某住院期间(24天)的前15天由被告杨某某的家人及其聘请的医院护工护理,庭审中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此期间的护理费标准按50元/天计算,故此期间所对应的护理费为:15天×50元/天=750.00元;此后的9天由原告梁某某自行解决护理问题,但原告梁某某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护理人员及其收入状况,为公平起见,护理费也应当按50元/天计算,故护理费共计1200.00元(750.00元+450.00元)。4、交通费:依法应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以正式票据为凭。原告梁某某在诉讼中未向本院提交任何交通费发票,故交通费本院根据原告梁某某的就医情况酌情认定100元。5、住院伙食补助费: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100元/天)予以确定。原告梁某某住院24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4天×100元/天=2400.00元(含被告杨某某一方为原告梁某某承担15天住院伙食费用所对应的住院伙食补助费1500.00元)。6、营养费:依法应根据受害人的伤残情况,并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原告梁某某的损伤没有构成伤残,医疗机构也没有出具需要补充营养的意见,故营养费本院不予认定。以上本院认定的各项损失合计15963.21元。 裁判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梁某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共计4470.77元; 二、驳回原告梁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00元,予以免交。 裁判理由: 马龙县人民院认为:饲养动物致人损害,动物饲养人应承担侵权责任。对于动物饲养人的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第七十九条和第八十条分别根据不同情形规定了不同的承担方式:一是在一般情况下,动物饲养人应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受害人对造成损害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可以不承担责任或减轻责任;二是饲养人违反管理规定,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损害的,饲养人应承担侵权责任;三是禁止饲养的烈性犬等危险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应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曲靖市养犬管理暂行规定》,在曲靖市范围内,麒麟区、曲靖开发区和沾益区为养犬重点管理区,其他市县为一般管理区;在重点管理区内,不得饲养烈性犬、大型犬,确因特殊需要,经有关部门审查符合条件准予饲养的除外;饲养的烈性犬、大型犬一律实行拴养或圈养,不得出户。本案被告杨某某饲养的是藏獒。藏獒是众所周知的大型犬、烈性犬。但是,马龙县为养犬一般管理区,藏獒没有被禁止饲养,而且被告杨某某是将藏獒饲养在远离城区、四周有围墙的山庄桃园内,并在桃园门上设置了安全警示标识,故没有违反相关管理规定。因此,被告杨某某的侵权责任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予以确定。根据该条规定,被告杨某某应当对原告梁某某的损失承担无过错赔偿责任;而原告梁某某作为智力健全的成年人,事发前已在景和苑山庄工作了数月,对山庄内的管理规定应当十分了解,其在明知桃园内养有恶犬藏獒的情况下,却无视安全警示,擅自用钥匙打开园门进入桃园,从而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导致自己被藏獒撕咬受伤,对损害的发生具有明显过失,依法应适当减轻被告杨某某的侵权责任。本院根据原告梁某某的过错程度,确定由被告杨某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 原告梁某某的各项损失共计15963.21元,被告杨某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赔偿数额为12770.57元(15963.21元×80%)。该赔偿数额应当扣除被告杨某某及其家人已经承担的下列费用:(1)狂犬病疫苗注射费用1765.00元;(2)门诊医疗费284.80元;(3)预付的住院医疗费4000.00元;(4)护理原告梁某某15天所对应的护理费750.00元;(5)为原告梁某某提供15天住院伙食费用所对应的住院伙食补助费1500.00元,合计8299.80元。被告杨某某实际还应赔偿原告梁某某4470.77元。

附:高云东案例.doc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